最澳洲
当前位置:最澳洲 > 时政 > 正文

【关注】“澳洲正走向毁灭!”达顿自觉虽败犹荣!新总理火线组阁!平衡术暗贬三个关键人物!联盟党支持率跌至10年新低!

接连两次“逼宫”,但均以失败告终的达顿,

在接受采访时称自己不是“破坏者”,

还称挑战谭保是因为“澳洲正在走向毁灭”!

达顿称,自己不是自由党内的“破坏者”,

还称自己有责任在过去一周的政治动荡中

击败前总理谭保..

 

达顿说:“我为我们采取的行动感到自豪,

在谭保上一次的选举中,

我们失去了14个席位,

有13个部长从内阁辞职,

所以这说明党内存在严重的的问题,

我们会在下一次大选中被‘覆灭’..”

 

两次“逼宫”都失败,

达顿最终以40比45输给了莫里森,

莫里森担任澳洲第30届总理..

达顿承诺他将对莫里森“百分百忠诚”,

还称自己并不对结果感到失望,

反而对得到党内同僚的支持感到“兴奋”,

而现在他们全都将团结在莫里森的身后..

目前,莫里森确定了新内阁的名单,

其中达顿留任内政部长..

dvdf

dvdf

最新的民调数据显示,

联盟党的支持率已跌至近10年来的最低点..

刚刚上台不久的莫里森

可能会在下次联邦大选中迎来一场惨败!

Newspoll民调数据显示,

联盟党支持率已经降至33%,

而工党的支持率攀升至41%..

显然,联盟党内部不断发生的“逼宫”事件

让选民失去了信心..

 

在两党支持率方面,

工党的支持率为56%,

联盟党则为44%..

而两周之前,

工党与联盟党的支持率分别为51%和49%

此外,反对党党魁薛顿也比莫里森更受欢迎,

两人的支持率分别为39%和33%..

民调数据还显示,

2016年联邦大选之后,

3个由自由党赢得的选区出现了支持率下滑趋势..

 

薛顿

 

在上周参加“自由党三雄争霸”的达顿重回内阁,

而民调数据也显示,

他可以在下次大选中赢得昆州Dickson选区席位..

周日早上,

新任总理莫里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这一届政府将重点放在如何让澳洲变得更加强大!”

他还承认,民众对于之前谭保内阁并不满意,

而他将组建一个稳定的政府..

 

达顿重回内阁

 

周一,莫里森与新的旱灾协调员Stephen Day

前往昆州灾区进行访问,

了解受灾民众的需求..

莫里森表示:

“我们先倾听并策划,然后再采取行动..

目前我们推出了很多政策,

以满足不同人民的需求..”

dvdf

而刚刚过去的周末是个备受关注的周末..

新任总理莫里森 (Scott Morrison ),

在上任后的两天多时间里,

频繁上推特更新他的日程:

发表就任讲话、与新任副总理会谈、

安排抗旱工作领导、会见军队将领、

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了电话..

还发了一张周末陪伴家人吃饭的照片..

但他全未透露组建新政府的任何信息..

直到周一,

换血后的内阁和新政府团队正式公布,

外界才得以看到莫里森上周末最重要的工作成果..

 

在澳洲政治中,

新当选总理第一任期的首批内阁人选,

一向有着至关重要的象征意义..

澳洲历史上最明显的政策转折信号,

往往来自这批任命..

这批人在随后几年中可能辞职走人,

可能被替换下台,

但之后的关注度再也无法超越第一任期的首批内阁,

只因那是新总理刚刚上台,

而政策前景尚不明朗的时刻,

总理借由组阁,

开启组建政府、勾勒政策方向的旅程..

 

身为在一场“突变”中击败竞争对手达顿

并取代前任总理谭保、问鼎总理宝座的黑马,

莫里森的组阁尤其意味深长..

一方面,他忠诚辅佐过谭保,

甚至在得到了谭保的认可后才加入党内投票角逐,

他对自己兑现弥合党内分裂的承诺充满信心..

另一方面,他麾下的人选也意味着他所拥有的现实..

他的政治机遇,他的政治束缚,皆在其中..

 

本周一早上公布的莫里森新政府团队有数十人..

目前最值得关注的有三位被“暗贬”的关键人物..

 

托尼•艾伯特(Tony Abbott)

 

上周,挺身而出挑战特恩布尔党内最高领导权的,虽然是彼得•达顿,但与自由党内另一个人物——托尼•艾伯特有不可忽视的关联。

 

艾伯特在自由党中属于保守派。2013年9月,艾伯特在联邦大选中携手搭档朱莉·毕晓普击败工党总理陆克文,出任澳洲总理。两年后,2015年9月,就像上周达顿挑战谭保一样,谭保与毕晓普发起自由党议会党团领袖表决,艾伯特败给了谭保,卸任自由党领袖,次日卸任总理。

 

艾伯特卸任党首和总理后,变为自由党后排议员。有人认为艾伯特是因为两年多前被谭保取代,才一心要与谭保“作对”。但个人恩怨并不是这两年多来“艾伯特VS.谭保”故事的全部,甚至不是主要部分。

 

事实上,以艾伯特为代表的议会党团保守派,与谭保代表的议会党团温和派(也就是中间偏左派),在各种政策上产生的矛盾愈发尖锐,如移民政策、环境政策、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立法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等。最终能源政策变成了谭保下台的直接导火索。

 

本月,经过辩论,自由党和国家党议员已经同意了谭保的全国能源保障计划,但艾伯特却对此计划表示了强烈的担忧,因为这份计划承诺将确保澳大利亚达到巴黎气候变化协议中所商定的排放目标。艾伯特说,联盟党中至少有十几位议员对全国能源保障计划或巴黎排放目标表示了严重关切。

 

在各种压力之下,谭保被迫决定修改全国能源保障计划,将减排目标从立法中删除,改为由部长令确定。以艾伯特为代表的反对派议员对此感到不满,认为未来的工党部长可能大幅提高减排目标。

 

谭保因此面临一系列强有力的攻击:他难以掌控局面;他需要工党的支持才能通过能源立法;他正在制定妥协的政策;他不支持任何事情等。

 

7月底,在被称为“超级星期六”的递补选举中,国会五个席位都由工党赢得,自由党未获得任何一个席位,就连在传统上保守的中心地带——昆士兰州,自由党也败北了。自由党“自保”的危机自然导向了谭保的执政危机。

 

达顿的挑战,实质上是自由党保守派对温和派的反抗。达顿是一位坚定的保守派,又来自昆士兰,有评论认为,达顿如果能挑战成功,对自由党在昆士兰的收复战大有帮助。

 

虽然莫里森代表的温和派最终赢了,但最终45:40的票数几乎可说是势均力敌。有报道形容,特恩布尔在看到这一结果后“脸色很吓人”。一位保守派议员称,这证明过去两年多来自由党的“谭保实验”是失败的。

 

达顿挑战失败后,保守派并未放弃努力。就在自由党温和派议员批评艾伯特“制造了混乱”,要求其离开议会的同时,本周末,自由党内德高望重的前总理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通过媒体敦促新总理莫里森将艾伯特重新纳入内阁。

 

艾伯特于2000年被提拔进入霍华德政府内阁,先后出任劳工关系部、卫生和老年事务部部长;还于2001-2007年间担任政府众议院领袖。艾伯特曾公开表示霍华德是自己的“政治父亲”。

 

然而最终,莫里森的新内阁中并没有艾伯特的位置。艾伯特目前仍担任自由党后排议员。有消息称,莫里森向艾伯特伸出了橄榄枝,希望他能负责土著方面的事务,艾伯特尚未接受这一提议。

 

但这位资深保守派自由党议员也没有退出的打算。本周一艾伯特对媒体表示,他自认为还是个年轻人,“不准备退休”。他也表示,“绝对支持莫里森的领导”。

 

彼得•达顿(Peter Dutton)

 

挑战失败的彼得•达顿仍在莫里森内阁中担任内政部长一职,已于昨日宣誓就职。达顿的职务虽然未变,但事实上莫里森削弱了他的权力。

 

达顿一直声称,如果他当选党首,会进一步削减移民。而莫里森现在将移民部门从内政部门中分离成为独立部门,来自悉尼的温和派议员David Coleman将出任移民和多元文化事务部长;同时,网络安全也被纳入内政部下。

 

达顿的主要副手之一Michael Sukkar卸任助理财长,被送到了议会后排。达顿的支持者Michael Keenan从内阁中调出,成为外阁成员。另一位达顿的支持者、前贸易部长史蒂夫·乔博(Steve Ciobo)作为国防工业部长留在了内阁,被视为降职。

 

新任能源部长是安格斯•泰勒(Angus Taylor),他是一位保守派和达顿的支持者。他被公认在能源政策方面拥有专业知识,现在从外阁进入了内阁。然而,莫里森说,他的优先事项只是价格和可靠性,而不是减排。莫里森再次拒绝支持令谭保棘手的全国能源保障计划,但表示过去本可以就保留这一政策进行讨论。

 

他说:“我将与我的同事就这些问题进行磋商,尤其是将负责这些事情的部长们”,“但这是关于可靠性、价格、满足需求,并降低价格”。

 

他称泰勒为“降低电价的部长”。

 

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

 

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在挑战党首失败后,已卸任外交部长一职,由前国防部长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接任。莫里森表示,是毕晓普建议他任命佩恩担任外交部长。因此可以说,毕晓普虽然离任,并退至后排议员,但仍在自由党内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毕晓普已经被自由党预选为她在珀斯西郊的科廷的席位,但在昨天的一份书面声明中,她说她没有就下次选举作出任何决定。

 

有推测称,62岁的毕晓普可能会接替现任总督彼得·科斯格罗夫爵士(Sir Peter Cosgrove)。

 

毕晓普担任总督的猜测来自于先例。1989年工党的外交部长比尔·海登离开议会担任了总督。他的五年任期被认为非常成功,又延期担任了两年。

 

在周五的投票中,毕晓普获得了11票,但没有一票来自西澳议员。昨天Bishop女士的长期支持者之一,前西澳自由党主席Danielle Blain表示,这是西澳议员“非同寻常的背叛”。

 

前工党贸易部长克雷格·爱默生(Craig Emerson)表示,毕晓普受到她自己同事的“令人震惊”的对待。

 

谭保曾称赞毕晓普女士是“澳大利亚最优秀”的外交部长,而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说,毕晓普女士为国家“献出了自己的一生”,并有“不知疲倦的职业道德”。

 

今天的民调Newspoll表明,毕晓普是自由党最受欢迎的领导人,比莫里森和前总理谭保的支持率都要高。在上周竞争自由党党首的三位人选中她名列榜首,29%的选民支持她,支持率超过了艾伯特和达顿。

 

新任财政部长约什•弗里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说:“新政府既有新面孔,又有来自谭保政府的稳定性和连续性。”从各种升降安排来看,莫里森组建新政府的“平衡术”中,仍延续了谭保政府的特点:温和派大权在握,保守派被相对抑制。莫里森如何像他宣称的那样完成弥合党内分裂的使命,以及如何在制定政策时在两派之间达成某种平衡,会是他的新政府即将经受的巨大考验。

 

网友评论:

整理&编辑:园园 / 来源:DailyMail&ACB NEWS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

欢迎联系栏目组

电话:+61892270908

 = 本周份土澳一周看点 点击观看 =

= 植根异域 学者之间的碰撞篇(中) 点击观看 =

= 城市猎奇 北桥酒店篇 点击观看 =

◆  ◆  ◆  ◆  ◆ 

◆  ◆  ◆  
◆  ◆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澳大利亚时报(actimes)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