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澳洲
当前位置:最澳洲 > 新闻 > 正文

【独家】最新皇家调查报告证明:原来,你与金融家们之间并没有真爱!

悉大大的铁丝们,


今天是己亥年正月初二,大大给您拜年啦!祝您猪年快乐,猪事顺利!


前天下午,澳大利亚皇家调查委员会向公众发布了其针对银行、养老金和金融服务业失职的最终调查报告。报告共分三卷,有1,133页之多。我今天的任务就是用大约10分钟的时间,把这个重要事件的脉络给您梳理一下。如果您有啥相关的问题,也欢迎在留言区提出来。



1.报告的属性


皇家调查委员会是英联邦国家常见的一种调查公共事务的临时性机构。委员会通常是由英联邦政府提出、国会批准、总督(象征性的国家最高元首)发起并任命一位已经退休且德高望重的前法官为委员长。最后,临时赋予该委员会较大的专属性特权来对某公共事务进行调查和研究。


所以,皇家调查委员会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临时调查机构。它的最终报告并不是一份政府报告,也不是法律条文。如果政府不采纳报告里面的建议,或者要采纳的建议最终无法被国会两院通过而成为法律条文,那么它仅仅是一份普普通通的文件而已。


这次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委员长是前联邦最高法院的肯尼斯·海恩大法官,今年73岁(脑子还是那么好使,太羡慕了)。3年前,他由于达到了联邦最高法院的70岁强制退休年龄而退出了司法一线。有趣的是,接替其职位的正是他的妻子米歇尔·戈登大法官(这家人太牛X了,手动点赞)。海恩属于主流保守稳健派,所以,如果您看清楚了这一点, 从一开始就可以判断,最终的报告是不会有颠覆性改革的。


委员长海恩大法官

事实也正是如此,昨日澳洲股市的银行股飙升就已经证明了一切,市场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2.报告的影响


由于缺少颠覆性的改革建议,大大认为,这次报告所产生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纵观澳洲的金融史,自从上世纪80年代澳洲金融业松绑改革之后,每隔十几年,历史其实在不断地重复着三件事金融丑闻、皇家委员会介入调查、公众道歉先是上世纪90年代初澳洲银行的倒闭大潮,然后是本世纪初澳洲最大保险公司 HIH 的倒闭风波,如今,澳洲住宅房地产的相关产业又来到了十字路口旁。


我们不要忘记:现任政府(自由国家党联盟)前前后后共26次在国会反对成立此调查委员会,现任的总理莫里森和财长弗莱登伯格曾经都是反对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坚定拥护者。


虽然他们现在正试图洗白自己曾经的“判断失误”,但是,我们都清楚政治本性是很难改变的。因此,如果自由国家党联盟在今年的联邦选举中获胜而继续执政的话,银行、养老金和金融服务业“唯利是图”的本性短期内会有所收敛,但很快就又会“我行我素”起来。


如果工党获胜呢?银行、养老金和金融服务业“唯利是图”的本性可能会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有所收敛,但是由于此次报告本质上治标不治本,所以历史的覆辙也只是一个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3.报告的分析


最终报告主要分成6大板块


  1. 银行

  2. 理财规划

  3. 养老金

  4. 保险

  5. 行业文化、管理和薪金制度

  6. 政府监管


最后,提出了76条改革建议,但我认为,您只需要需要掌握以下25条就可以了(此处应该有掌声,大大给您省时间啦):



房贷、车贷和贷款经纪人

第一, 维持目前银行审批房贷双否定形式的标准:非不合适,英文是 not unsuitable 。也就是说,银行在审批您的房贷申请时,必须证明这个贷款对您来说不是不合适的。铁丝们是不是觉得有点像绕口令啊?为什么不直接改成肯定形式(合适, suitable )呢?


海恩大法官认为,双否定形式侧重于避免对房贷申请者的伤害,而肯定形式则侧重于房贷是否对申请者有益。他认为,法律没有必要审视贷款申请者贷款后的利益,但一定要有效地保护申请者,防止银行把贷款批给无偿还能力的申请者,而造成进一步的损失。


目前,大多数银行房贷的审批标准确实提高了不少,尤其是在对申请者日常开销金额的审核上。这也进一步证明了双否定标准(防范风险)的合理性。


第二,对于贷款经纪人来说,法律需要引入类似于澳洲注册理财师的最佳利益best interests )职责,并对于违反这项职责的经纪人处以民事上的罚款。


很明显,这一条就是让贷款经纪人帮银行们擦屁股。银行在放贷时只需要考虑“非不合适“的双否定标准,而这条改革建议要求贷款经纪人需要综合考虑贷款申请人的最佳利益,否则,贷款申请人或监管机构今后就可以借此起诉贷款经纪人。


第三,对于贷款经纪人来说,服务的费用应该由贷款申请人来支付,而不应该让银行来支付佣金。由于佣金通常分为两种(成交佣金和尾随佣金),报告建议银行首先立即终止支付尾随佣金( trail commission ),然后在2至3年内完全停止支付成交佣金( upfront commission )。


您可以想象,现在最难过和愤怒的就是贷款经纪人群体了。目前执政的自由国家党联盟同意从2020年7月起,立法禁止银行支付尾随佣金,但对于完全终止支付成交佣金还持观望的态度。而工党已经明确表示,两种佣金都会被尽快地禁止。


海恩大法官在报告中指出:尾随佣金几乎等同于不劳而获,他表示并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说明尾随佣金是对成交佣金打折的方式或延迟支付的办法,同时,尾随佣金也不是解决经纪人让客户频繁更换银行的有力防范措施,因为如果贷款申请人短期内更换了银行,几乎所有的银行都会有1至2年的佣金追回权利。


这一条改革对于贷款经纪产业来说就如同投放了一颗原子弹,死伤无数啊。但是,我并不感到特别的惊讶。因为从逻辑上来说,只有彻底禁止了银行支付给经纪人的佣金,才能真正客观地避免贷款经纪人和贷款申请人之间的利益冲突(最多的佣金 vs. 最好的产品)。此矛盾如果得不到解决,“客户第一”的誓言永远都是虚的。


在这一点上,澳洲的财务规划产业已经走在了前面,现在轮到贷款经纪产业了。海恩大法官也明确地表示:财务规划和贷款经纪行业“禁止佣金”的标准最终是要统一在一起的,这是大势所趋。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第三条改革从根本上触动了贷款经纪行业的盈利模式,必然会遭到相关利益人士和机构的强烈反抗和斗争


第四,维持目前的法律,对于房贷的相关监管和保护措施仍然不适用于小生意上的放贷。


第五,对于像车贷类的贷款产品,车行将不再享有责任豁免权。今后,若车行想继续代理金融机构的车贷类产品,也将受到如“最佳利益”之类的职责监管。这一改革建议将会有效地杜绝车行在消费者不知情时,擅自提高车贷标准利率的做法。



理财规划服务

第一,财务规划的费用每年必须由客户主动地更新一次,每年必须以书面的形式列出客户所享有的服务以及书面告知每年的终极服务费用,每年必须在拿到客户的书面许可授权后,才有权利从客户的账户里扣除相对应的服务费用。


目前法律规定的间隔期为两年,可见报告用了三个“必须”来进一步加强客户授权的监管力度。


第二,如果财务规划师无法完全满足联邦公司法里规定的独立、公正且中立independent , impartial and unbiased )的待客原则,就必须以书面形式向客户简明扼要地说明不满足的原因。


目前澳洲的法律在这一块确实是一个空白,财务规划师顶多在金融服务指南 FSG 里敷衍了事地陈述一下罢了。


第三,持续降低个人人寿保险产品的佣金,其最终的目标应该是彻底禁止,杜绝财务规划师与客户的利益冲突(最多的佣金 vs. 最合适的保险产品)。


第四,设立一个唯一且独立的全国性监管机构,所有理财规划师必须完成注册并受到相应的监管。目前来说,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 ASIC 确实拥有禁止理财师从业的行政处罚权力,但对于其它类别的处罚还是力不从心的。



养老金

第一,澳洲注册养老金机构 RSE 的受托人 trustee 禁止承担一切非养老金法案规定的其它义务。比如,受托人不可以既是养老金的受托人,同时,又是该养老金所投资的某个基金的受托人。再比如,受托人不可以是养老金的员工。


第二,禁止直接向潜在的个人客户推销养老金产品,除非事先已经明确地得到了该潜在个人客户的授权。英文对这种“不请自来”的销售方式有一个专有名词: hawking 。所以,今后您去银行办事的时候,就可以避免被银行员工时不时地推荐自家的养老金产品了。


第三,需要尽快开发出一套有效的机制和方法,确保个人只有一个默认的养老金账号,而不是换一个雇主,就又新开一个账号,无缘无故且常年地被多家养老金机构侵吞额外的管理费用


第四,养老金机构不可以用养老金里的资金利诱雇主选择其为员工的默认养老金机构。海恩大法官这里举了一个例子:不可以动用养老金的资金请某企业的高管去看澳网公开赛,以此说服该企业选择其作为员工的默认养老金机构。



保险业

第一,将丧葬类保险产品(丧葬人寿险或丧葬费用险)重新划分为金融性产品,取消之前的监管豁免权。从此,丧葬类保险产品的监管标准将与人寿险产品的监管标准接轨。换句话说,今后不是随随便便打一个电话就可以购买丧葬险了。


第二,除汽车全面保险的产品( comprehensive motor insurance )以外,其它任何的产品附加险将统一应用延时销售的法定模式(具体实施细则待定)。


比如,您在购买苹果手机的时候,可能就会被问到要不要购买一个碎屏险。当时您可能会想,反正已经花了这么多银子,再加一点钱买个平安吧。


改革后,在购买手机时,如果手机店员工主动推荐碎屏险就是非法的了。只有当过了法定的延时期限后,手机店才能给您发送一封邮件,看看您是否还需要这个碎屏险。


海恩大法官在报告里指出,大多数的产品附加险所支付的总佣金比赔保总额还要高。换句话说,买了就等于陪了


第三,虽然汽车全面保险躲过了上面的一劫,但是,报告要求监管部门需要给汽车相关的附加险设置一个佣金的上限,如爆胎险和机械故障险等等。

第四,对于人寿险的承保方,除非其可以证明客户的隐瞒或歪曲事实最终会造成保险合同里所有条款的不可承保性,否则,承保方禁止彻底废除整份保险合同。虽然这是在保护被保方的利益,但估计今后人寿险的保费要涨涨涨了。


第五,与养老金相似,禁止直接向潜在的个人客户推销保险产品,除非事先已经明确地得到了该潜在个人客户的授权。



行业文化、管理和薪金制度

第一,澳洲审慎监管局 APRA 需要尽快地完善对其监管机构中高层管理人员的薪金设计制度,需要充分地考虑到非金融类风险的把控、全力降低失职的风险、建立一套有效的失职薪金返还制度。


第二,所有的金融机构每年都需要对其一线员工的薪金结构进行有效的评估。


第三,澳洲审慎监管局 APRA 需要开发一套有效的标准来促进金融机构内部文化的良性发展。


我不知道您看完以上三条后有啥感觉,我说说自己的感觉吧,仅仅是个人的观点哦:


这个部分实际上有扯蛋的嫌疑。饼虽然画得很大,但让我感到非常的空虚。所有的建议一点都不实在,态度一点都不斩钉截铁,措施一点都不详细具体!换句话说,纯粹的建议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所以我说这次的报告是治标不治本,金融机构最重要的文化监管无法有效地进行量化评判和依法制约。因此,昨天银行的股价不涨才怪呢。估计过不了多久,银行家们又会“我行我素”起来,继续赚盆满钵满的。



政府监管体制

第一,维持当前的双峰 twin peaks 监管体制:澳洲审慎监管局 APRA 和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 ASIC 。


第二,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 ASIC 对于金融机构违规的起始出发点是:要不要提起法院诉讼。报告指出,如果行政处罚用多了,就会给人一种错觉:反正违规后,大不了就是用钱了结。


第三,对于养老金的监管,报告进一步地澄清: APRA 需要确保养老金资产的稳定和安全,而 ASIC 需要处理好养老金机构与个人的关系。两家人需要尽快坐下来好好唠唠嗑,制定出一套完整的协作方案。


第四,报告建议再成立一个用来监管 ASIC APRA独立机构


政府机构变得越来越大也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由于这次的报告治标不治本,政府只有不断地加大监管力度,才会刷出存在感嘛。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只是错觉罢了。


4.报告的感悟



委员长和财长在国会

此次的皇家调查委员会在自由国家党联盟反对了26次以后,终于在2017年12月14日开工,并于2019年2月4日农历大年三十收工。


前后历时418天委员会共收到了10,323份相关行业的建议书并举行了7轮公开听证会,还分析了1万多个受害者的投诉案例。最终海恩大法官交给了我们一份1,133页的治标不治本的报告。。。


悉大大想做以下5点总结,都是我的个人观点:


  1. 对于在做贷款经纪人的朋友们:我希望你们能尽快地意识到,不论你们再怎么骂街,也扭转不了禁止佣金的大趋势。在这一点上,澳洲的理财产业已经走在了最前面,贷款产业的跟进仅仅是个时间问题。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联邦大选上,工党目前的胜算率远大于自由国家党联盟(今日 Tab 联邦大选的最新赔率为工党1.2,联盟4.25)。换句话说,贷款佣金改革的进程大概率上只会加速,您必须现在就要未雨绸缪,开始有计划、有目标地考虑该如何转型;

  2. 对于是澳洲注册理财师的朋友们:你们这几年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的“磨难”,所以你们的心理承受力肯定要比贷款经纪人强不少。一句话,理财服务上的监管会越来越琐碎,只有夹着尾巴来谨慎行事,才能越走越远;

  3. 对于奋战在保险业的朋友们:赚钱也越来越难啦,政府会全力围堵不同类保险产品的监管漏洞,且卖且珍惜吧;

  4. 对于我们澳洲的政府:加强监管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是,如果金融产业的根本文化问题得不到解决的话,再多的监管也只是饮鸩止渴罢了。电影《华尔街》里哥顿有一句名言:greed is good 。几百年来,政府还是无法设计出一种制度,来有效地对抗金融界里人性的贪婪;

  5. 对于铁丝们(一个普通的消费者):这次的报告其实就说明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你与金融家们之间是不会有“真爱”的。就算他们用尽心思来向你示爱,或者“婚姻法”如何地来保护弱者,都不会改变他们其实永远只爱着你口袋里的钱。与其依靠着另一半或者相信“婚姻法”的保护,不如让自己培养出一种独立的人格,做到“婚前”(申请房贷、买保险、开养老金账户等)能客观全面地分析另一半的优缺点。在这一过程中,可以听听专业媒婆们(会计师、律师、贷款经纪人等)的建议,但最后“结”还是“不结”,只有您自己说得算,其所产生的后果也是您自己来承担。假设以上的逻辑成立,那么对于“婚后种种的不如意”也不仅仅是另一半或者“婚姻法”的过错啊,不是吗?


End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 土澳思维(tuaosw)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