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澳洲
当前位置:最澳洲 > 财经 > 正文

原创 | 把富人赶出城市 就能解决澳洲基建负担吗?

共4118字|预计阅读时长5分钟

前言

最近听到一个新奇的观点,有人认为缓解城市基建负担的有效方法就是把富人从城里赶出去。What?! 你心里可能和我一样有一万个问号。虽然小编算不上富人,但也没有任何仇富心理,这样的观点是不是有点偏激了?

这个观点的由头还得从一条新闻说起。8月7日,澳媒报道“澳洲人口突破2500万大关,比前预期的提早了24年。如果保持这个人口增速, 到2020年底或2021年初,澳大利亚的人口将达到2600万,到2030年将达到3000万。”澳洲提前遭遇人口大爆炸,一系列问题和争议也接踵而来。

目前的城市规划能否迎合庞大的人口需求?各大城市基建项目是该大刀阔斧铺开还是谨慎缓慢落实?过去的城市规划为什么饱受诟病?未来,城市建设的突破口又在哪里呢?

阅读导航

 

一、人口膨胀  基建扛不住了

二、澳洲城市规划建设遭诟病

三、如何走出城市基建超负荷困局?

四、未来,城市蜕变过程中的警示

人口膨胀  基建扛不住了

目前,澳洲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首府城市,有人认为,移民对澳洲原本就拥挤不堪的城市雪上加霜。

可持续人口组织(Sustainable Population Australia)估计每增加一名新居民,就需要价值超过10万澳元的额外基建投入。

悉尼大学城市规划系副教授Paul Jones则认为,澳洲各首府城市已经处于“饱和状态”。移民给基建所带来的负担,因地方政府未能实施健全的城市规划和分区政策而出现恶化。此外,各级政府的政策不力进一步限制了土地供应量和土地有效利用。

同时,人口专家认为,伴随人口的快速增长,现有基础设施、住房、环境、交通拥堵和垃圾处理部门所面临的压力也会相应增加。因此,如果澳大利亚希望充分享受移民增长所带来的“红利”,则需要通过创新方法和举措对上述问题加以解决。

澳洲城市规划建设遭诟病

对于大城市规划所取得的成就而言,各首府城市彼此高度相似。各地大量新建住房拔地而起。由于各州政府追求市政绩效,各大首府城市的中心地带或内城区随处可见高耸的大楼。

尽管如此,澳洲城市规划还是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其一,在这样的大城市规划蓝图中却未能实现“保障性住房”的目标。

其二,基础设施投资尚不充分。

其三, 完善的公共交通对于很多居民而言依然“可望而不可及”。

不断涌入的人口,疲惫不堪的公共交通,怨声载道的民众成为了城市规划失败的最好印证。

最后,偏远地区和郊区的就业机会依旧很少, 进而加剧了劳动力市场的不均衡。

还有一个悲哀的现实问题是澳大利亚的主要道路基建项目总是超出预算,总是因为规划不当、融资不当而浪费数十亿。更加可悲的是澳大利亚历届政府并没有从过去的失败中汲取教训。

早在2014年,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就如何节省数十亿基建支出向政府提供过相应的建议。但事实上, 到了具体落实时,相关部门还是会一错再错。

根据澳大利亚智库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提供的数据,过去15年重大项目的平均成本超支率高达26%,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据统计,过去15年内,投资超过200亿澳元的交通基建项目中约有30%的项目是在获得资金承诺前向公众宣布的。在成本超支的项目中,这些未提前做好资金规划就宣布的大项目就占到了3/4左右。

而现阶段,澳大利亚基建支出与实际所需的基础建设之间仍有10%的融资缺口。

数据显示,截止2040年,澳大利亚共需要价值1.7万亿澳元的基础设施,而按照目前澳洲的基建投资趋势来计算,仅有价值1.542万亿澳元的基础设施,相差1580亿澳元。其中铁路、港口面临的缺口最为严重。

铁路建设上需要额外投入650亿澳元,港口建设需要560亿澳元,电网建设需210亿澳元,以及电信通讯建设需要100亿澳元,这样才能满足国家对基础设施建设需求。

由于政府未对成本和收益进行充分评估,而是单方面决策,频频遭到各党派和民众的抨击。以维州“东西干线(East West Link)”项目为例,该项目就浪费了纳税人大量资金。

如何走出城市基建超负荷困局?

1. 政府使出了“杀手锏”

我们回到文章开头那个匪夷所思的论点——“把部分澳洲富人赶出城市”。

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富人大部分住在市区 。举个最典型的例子,作为“城里人”的中国富人认为买房离市区越近越好,从三环到一环的房价也越涨越高。与国内不同的是,在澳洲,有这样一个现象:富人们正被“赶”出城市,搬到郊区。

看看澳洲政府是怎么干的。

去年8月,《太阳先驱报》 报道,维州政府计划在墨尔本富人区Brighton一块地皮上搭建临时房屋,并让超低收入者暂时迁到这里,而这块地皮价值近400万澳元。众所周知,Brighton是一个十分抢手的住宅区,社区环境优美,有很多华人居住于此。

而政府打算在这块高价地皮上建造几套能够容纳5个人的临时单元房,并配备支持服务。这块地皮位于Brighton East, South Rd 226-228号,对面是一个高尔夫球场,并且距离学校只有1公里。

一名房地产经纪人表示,该计划可能会让附近的物业贬值,即使升值也空间有限。听到这个消息,当地居民几乎炸锅了:“这是一个馊主意,政府根本没跟我们商量!”。当地富人更是认为该计划会Brighton把变成一个充满“垃圾和前罪犯”的社区!

面对附近居民的指责, 维州住建部长Martin Foley表示:“在墨尔本,露宿街头和无家可归的人的日益增多,无数低收入人群的住房可负担性堪忧 。解决这个危机的途径是在富裕社区和工薪族社区给他们提供住房。”

如今,这批临时单元房已经在一片谩骂声中被建起。富人们自然不愿意,担心社区的基建资源被侵占,担心穷人孩子会带坏自己的孩子,更担心自己的房子因为廉租房的入侵而大跌身价。最后,故事的结局只能是澳洲富人陆续离开,搬到更偏远地区。

据悉,除了Brighton,还有Preston、Reservoir等几个区也被选中,将腾出地方来安置简易单元房。

其实美国纽约也出现过类似现象。当时美国政府倡导人人平等,那就是穷人一定要和富人有一样的起点,于是就在富人区建廉租房,使得一些穷人和富人拥有一样的社交圈和教育圈。低收入人群可以居住在政府修建的廉租房内,他们的孩子也可以和富人家小孩一同上下学。但是随着当地恶性事件和犯罪率的提高,纽约的一些富人区就这么消失了。

2. 转变生活方式和理念

政府也表示很无奈。其实,政府更希望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理念的改变,比如搬离城市,住到郊区。这样可以避开畸高的房价、拥挤的交通、教育和医疗资源。

政府认为,在澳洲,有条件,也有理由鼓励更多人搬到郊区。主要原因有二:

其一,在中国,问到为什么不住在郊区的时候。人们给的答案通常是:不方便。可是,在澳洲,郊区总体的生活水平并不比城市低。在澳洲的郊区,图书馆、学校、大型超市、邮局,运动设施都非常完善,每个郊区不依靠城市的设施,都可以成为一个可以独自运营的个体。澳洲人手一车的出行方式, 可以让人们方便上班的同时,又拥有安静私密的个人生活空间,悠闲自得。

其二,大部分澳洲人都拥有“四分之一英亩”(相当于1011平方米)的梦想。对澳洲人来说,在城市近郊拥有一套自己的住房也成为他们寻求安全与稳定的一个重要的目标。一栋砖木结构的房屋,屋前屋后的花园草坪,前院种上鲜花,后院载好果树,再养上一条小狗。可以说是非常典型的澳洲人在郊区的生活剪影了。

3. 大力发展基建才是上上策

目前澳大利亚因人口增长所带来的问题其实是人口增长速度超过预期的问题。在这个基础上,你是选择将新出生的人口扔进‘投资不足的基建浴缸中淹死’呢?还是选择直面挑战、解决问题呢?”答案无疑是后者。

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指出,基础设施是一个国家经济活动的基石。基础设施发展遭遇瓶颈则会阻碍经济增长、并且加剧贫困和不平等

如何解决人口增长给现有基础设施所带来的压力,缓解人们有关人口增长所带来各种问题的抱怨呢?大力发展基建才是上上策。从经济学的角度而言,基础设施投资可以产生三大重要的积极经济影响:

1

短期来看,基础设施支出增加可同时刺激需求和产出,进而推动经济增长。

2

长期来看,基础设施支出可以提高经济生产力,进而提高其趋势增长率。

3

债务融资的情况下,一个国家可以通过增加基础设施投资获得的投资回报来自行买单。

换言之,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不仅有助于缓解人口增长所带来的压力;同时也有助于带动就业、刺激经济增长。但是,请记得,在大兴土木前,要提前做好预算和基建规划。

未来,城市蜕变过程中的警示

城市学家认为,未来,悉尼和墨尔本将会成为另一个纽约。随着悉尼和墨尔本城市规模不断扩大,这两座城市到2050年或许有望发展成为如纽约一样的大都市。同时警告称,除非这些城市变得更加密集,否则城市规划会面临失败。

为了了解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开发项目是如何改变纽约曼哈顿天际线的,同时作为对比,探究城市建设开发如何适应澳大利亚飙升的人口,来自澳大利亚房地产行业的40多名代表前往纽约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考察。 表示:“之所以选择纽约,是出于对澳大利亚城市未来发展考虑,

今年5月,该委员会发表了一篇由著名城市学家Greg Clark撰写的论文。论文中提到,澳大利亚的五大首府城市——珀斯、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和阿德莱德,由于追求低密度、低舒适性模式,所以在基础设施建设、可负担性、连通性方面都很差,这五个城市建设正在走向失败。

澳大利亚房地产委员会发现,纽约政府和私人企业正在共同努力,创造可负担得起的住房,并鼓励开发一个成熟的廉租房市场,而澳洲各党派对此类大规模开发尚存在争议。

在纽约,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项目正在把旧工业区和铁路沿线改造成新的商业零售中心和居民区。比如哈德逊庭院(Hudson Yards)就是其中一处,它目前是美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价值200亿美元(约合275亿澳元)。这个新区由16座摩天大楼构成,建在曼哈顿西侧的铁路外。该地区包括了公园、演艺中心、会展中心、商业零售、餐厅以及经济适用房。

澳大利亚房地产委员会(Property Council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Ken Morrison认为,澳洲也应该向纽约学习,大力发展城市商圈,树立一些城市地标性建筑,好让人们一眼就记住这个地,Barangaroo建筑群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END

未来,澳大利亚的城市规划将呈现出两条平行线的特点。一方面,城市规划当局和以附属机构为主导进行政策制定;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居民会生活在日益复杂、分散和富有多样性的各个市郊,尤其是富人们。

在《澳大利亚城市规划》一书中,作者Brendan Gleeson也提出了上述“平行宇宙(parallel universes)”的观点。在他看来,澳大利亚城市规划环节表现薄弱,在资源可持续利用、实现社会公正、包容和创新型经济、以及更为紧凑的城市形态方面进展甚微。

此外,在新自由主义治理体制下,城市面貌更容易受到以下因素的影响,其中包括:人口流动、税收和财政政策、颠覆性技术创新、文化转型以及日益占据主导地位的市场力量。

随着 “大都市世纪”的到来,制定更为高效、更为细致、基于实证的大都市规划和治理框架变得越来越紧迫。

参考来源:Business Insider、SH、Domain

一直坚持至少每天一篇原创文章

希望我们的坚持能为读者带去更多有用信息

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

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

推荐阅读

21

08-2018

原创 | ETF或将成为澳大利亚下一个风口,准备好了吗?

20

08-2018

原创 | 澳洲红酒出口暴涨!搭上了中国经济繁荣的顺风车?

17

08-2018

原创 | 在澳洲,“养儿防老,不如以房养老”或许也只是个传说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澳洲财经见闻(AFNdaily)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