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澳洲
当前位置:最澳洲 > 时政 > 正文

黄向墨发声:联邦税局ATO已沦为当局的政治武器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报道,中国亿万富翁黄向墨(音译:Huang Xiangmo)指责澳洲联邦政府“滥用权力”,把税务局用作政治武器。

黄向墨,图/澳洲金融评论报

目前,澳大利亚税务局(ATO)正在追缴黄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的1.4亿澳币未缴税款,并且已经冻结了黄的部分资产。

另外,黄也是澳大利亚反腐独立委员会(ICAC)的调查对象之一。后者指控其向新州工党非法提供了10万澳币的政治献金。

今年2月初,澳大利亚内政部以“性格原因”和“方便实施外国干涉活动”为由剥夺了黄的永居签证。(详细情况请点击阅读《黄向墨被撤销澳洲永居身份之后,首度公开发声》)

黄表示,澳大利亚税务局于9月16日作出决定,要求联邦法院冻结其资产。这一点非常意外,因为过去三年,其纳税申报表的审计一直在进行。

他说:“我不能不怀疑冻结资产的决定不是为了征税,而是被黑暗势力用作变相的政治工具,以破坏我的声誉,切断我的业务网络并恐吓我的商业伙伴。”

“首先,澳大利亚以毫无根据的指控剥夺了我的居留权,然后又以毫无根据的主张没收了我的财产。”

“这是严重的权力滥用,使我不寒而栗。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会出自被认为是法治国家的澳大利亚。”

自接受澳媒采访时,黄表示,这些问题足以证明澳洲联邦政府不惜动用一切力量,对所谓的“中国影响力”采取了防御措施。

“这一切都透露出幕后策划、复杂政治游戏的味道。”

10月21日(周一),黄在试图推翻澳大利亚税务局资产冻结令的上诉中败诉。目前,澳大利亚税务局冻结了黄及其夫人在澳大利亚的资产,包括悉尼Chatswood两处价值超过300万的住房,以及一处价值1300万澳币的大楼。

上周五,在针对黄税务债务的案件作出判决前,联邦法庭听取了澳大利亚税务局的意见。后者试图让黄破产来追缴1.41亿澳币的税款。

黄的回应是,在税务审计期间,澳大利亚税务局难以证明在中国的房产出售必须征税。

黄说道:“税务局在土地使用权转让费上处理错误,这笔费用必须退还给中国。并且,税务局花了好几年时间对此事进行调查。”

据其透露,在调查期间,他的咨询机构德勤(Deloitte)和税务局进行了公开对话,没有发现任何重大的税务责任或逃税指控。

黄说:“即便在我因毫无根据的指控被禁止返回澳大利亚后,我的也没有一次沟通中断。”

黄表示,尽管税务局签发了通知后,他也没有急着转移款项。在9月11日收到纳税通知后,缴纳截止日为10月7日,但是税务局在9月16日就冻结了他的资产。

联邦法院的证词显示,澳大利亚税务局声称黄自去年12月离开澳大利亚以来已将4700万澳元转移出境。同时,3月9日,黄取消了自己作为四个信托的受益人身份,而这四个信托持有其家族在澳大利亚的大部分资产。

黄表示,去年年底他从澳大利亚转移出的最后一笔资金是“正常”营运资本,而不是他在澳大利亚的长期资本。

现居中国香港的黄表示,澳大利亚税务局的行为“公然侵犯了其作为纳税人的基本权利”。

他说:“无论是政治献金还是所谓的税负纯属虚构。问题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威胁,这使我想知道澳大利亚政客和媒体与白人至上主义者或麦卡锡主义者(1950年时期美国反共影响组织)有什么不同?”(Bella Yang 澳财

赞 (3)

评论 1

  1. 匿名自己真的干净吗?回复